服务热线:+86-0000-1234

站内公告:

铁岭市梳菊能源公司:“火线”实施股权激励再战科创板 威高骨科曾陷行贿、产品纠纷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铁岭市梳菊能源公司 > 新闻资讯 >

“火线”实施股权激励再战科创板 威高骨科曾陷行贿、产品纠纷

时间:2021/01/05  点击量:159

\u003cp>威高股份计划拆分旗下骨科业务威高骨科在科创板上市,但威高骨科的招股书与威高股份年报存在几处出入,并且还曾牵涉商业贿赂、产品纠纷等风波\u003c/p>\u003cp class="textAlignCenter">\u003cimg alt="微信图片_20201224220220.png" src="/uploads/allimg/210105/0940243C3-0.png" data-imagewidth="722" data-imageheight="370" />\u003c/p>\u003cp>《投资者网》蔡俊\u003c/p>\u003cp>再战IPO,威高骨科还在等待结果。\u003c/p>\u003cp>今年12月14日,威高股份(01066.hk)公告,弓剑波辞任威高集团执行董事,原因是准备投放更多时间用于威高骨科的发展。资料显示,弓剑波目前担任威高骨科的董事长。\u003c/p>\u003cp>2019年12月,威高股份宣布,将分拆持股54.47%的威高骨科上市。今年6月,上交所公开威高骨科的招股书,威高骨科拟在科创板募集资金18.8亿元。\u003c/p>\u003cp>在此之前,威高骨科曾在2016年计划借壳上市,但最终无果。此番再战IPO,威高骨科的招股书与威高股份的年报,存在几处出入。同时,威高骨科还屡陷商业贿赂、产品质量纠纷,上市前景有待观察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与母公司报表出入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输液起家的威高股份,2004年就在港交所上市。经过多年发展,威高股份形成了临床护理、介入产品、骨科产品、药品包装等四大板块。拆分骨科业务上市,一直是威高股份的夙愿。\u003c/p>\u003cp>根据威高股份2019年报,其骨科产品2018年、2019年收入分别为11.81亿元、15.55亿元,占总收入比达13%、15%。威高骨科的招股书也显示,其2018年、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2.11亿元、15.74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3.24亿元、4.41亿元。\u003c/p>\u003cp>心心念念,必有动作,威高骨科4年前有过借壳上市计划。2016年2月,A股上市的恒基达鑫宣布停牌筹划重大事项,之后抛出重组方案。恒基达鑫拟作价60.6亿元,置入威高骨科100%股权,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也将变更为威高股份。\u003c/p>\u003cp>2017年,该重组计划终止。恒基达鑫公告,因A股相关政策尚未明确,其与威高股份经过协商,决定终止重组。\u003c/p>\u003cp>时代关了一道门,但几年后又开了一道缝。2019年底,监管层公布A股分拆上市的方案,威高股份便表示计划分拆威高骨科,欲闪身进入,分到一杯羹。\u003c/p>\u003cp>不过,对照威高骨科的招股书与威高股份2019年报,几处数据存在出入的疑点。\u003c/p>\u003cp>其一,消失的商誉。2007年,威高股份曾收购北京亚华、健力德邦,并置入威高骨科。威高股份的2019年报显示,其骨科产品2018年、2019年的商誉都是1.74亿元;相反,威高骨科在招股书中,2018年至2019年未计入任何商誉。\u003c/p>\u003cp>其二,销售人员规模。招股书里,威高骨科销售人员的薪酬逐年扩增,2018年、2019年分别为1.6亿元、1.99亿元;截至2019年,威高骨科的销售人员为550人。而威高股份的2019年报显示,其2018年、2019年的销售人员为2507人、2566人,一年内新增59人。\u003c/p>\u003cp>若该59人全部来自威高骨科,参照其2019年新增的3900万元销售薪酬,销售新人人均年薪高达66万元。若威高骨科的新增销售人员远高于59人,那么则表明威高股份其他业务的销售人员在去年有大规模离职。\u003c/p>\u003cp>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商誉、销售人员规模与母公司为何存在出入,以及信息披露是否完整等问题向威高骨科求证,但对方未予置评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“火线”进行的低价股权激励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股权激励、申请上市,每次威高骨科计划IPO,都会进行一轮资本运作。\u003c/p>\u003cp>2016年4月,威高骨科在借壳上市前,进行了第一次股权激励。总共7位高管以14元/股,向威高骨科增资3.11亿元。招股书披露,当时激励对象的资金,全部来源于威高股份及关联方威高集团的借款。\u003c/p>\u003cp>高管借款母公司及关联方的资金,用于增资子公司。威高骨科第一次股权激励,实质形成了“体内循环”。\u003c/p>\u003cp>不过,伴随威高骨科在2017年借壳失败,这种“体内循环”,开始失去意义。\u003c/p>\u003cp>根据招股书,第一次股权激励的7位高管中,有3位已经离职。离职高管的股权,先委托指定的第三方收购,之后转由现任威高骨科的总经理卢均强、副总经理辛文智暂为管理。直到今年3月,威高股份才出面回购。\u003c/p>\u003cp>左手回购解决当年的遗留问题,威高股份的右手,开始实施第二次股权激励。\u003c/p>\u003cp>今年5月,威高骨科在披露招股书前,进行了第二次股权激励。总共7位高管以15元/股,向威高骨科增资。\u003c/p>\u003cp>四年过去,激励的认购价格,仅从14元/股涨到15元/股。这个价格,低于威高骨科此前的资本运作。\u003c/p>\u003cp>2019年与今年4月,威高骨科曾先后进行增资扩股、股权转让。招股书披露,2019年山东财金集团认购增发时,转让价格为19.8元/股;今年4月原股东Alltrade向威高集团转让股权时,转让价格为18元/股。其中,威高骨科在招股书表示,山东财金集团的增发是以约66亿元的估值锚定,较拟借壳上市时的60.6亿元有所上涨。\u003c/p>\u003cp>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第二次股权激励如何锚定估值,以及是否涉嫌向高管利益输送等问题向威高骨科求证,但对方未予置评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商业行贿和陷入产品纠纷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骨科植入器材,是威高骨科的核心产品。招股书中,威高骨科认为该领域的竞争格局相对分散,外资企业主导国内市场,并占据超过60%市场份额。\u003c/p>\u003cp>而根据米内网数据,2019年我国骨科植入器材市场中,强生、美敦力、捷迈、史赛克、威高骨科的市场占有率位列前五。其中,强生、美敦力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7.24%、9.70%,威高骨科的市场份额为4.61%。\u003c/p>\u003cp>进口替代,即国产企业的市场份额超过外资企业,成了威高骨科最大的看点。而威高骨科抢占市场份额的方式,是不断加大销售支出。\u003c/p>\u003cp>根据招股书,威高骨科2017年至2019年的销售费用依次为3.07亿元、4.57亿元、6.33亿元,远超同期的研发费用3778.14万元、4806.04万元、7409.11万元。与同行对比,威高骨科的销售费用率高达40.25%,高于行业平均值29.72%,同期的大博医疗、凯利泰分别为32.6%、21.04%。\u003c/p>\u003cp>对此,威高骨科在招股书解释,销售费用率远高于同行,主要原因为“配送模式下公司承担了术前咨询、跟台指导、清洗消毒等商务服务成本”。不过,法院的几纸文书判决,却揭开了威高骨科鲜为人知的另一面。\u003c/p>\u003cp>中国裁判网的文书显示,2012年至2016年,江苏宝应医院的医生陈某、鲁某、仲某、朱某,多次收受威高骨科的好处费,以提高威高骨科的耗材使用量,最终被刑事判定受贿罪。\u003c/p>\u003cp>这段商业贿赂的历史,威高骨科在招股书中没有提及。同时,重营销轻研发的威高骨科,还被接连曝出产品质量问题。\u003c/p>\u003cp>企查查显示,2018年至今威高骨科陷入多起医疗损害任纠纷案件。原告当事人在治疗过程中,被植入威高骨科的产品后,认为其存在瑕疵,因而提起诉讼。不过,多起案件以调解方式结案。\u003c/p>

首页 | 最新资讯 | 新闻资讯 | 社会 | 万象 | 财经 |

+86-0000-1234



Powered by 铁岭市梳菊能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版权所有